很多影迷朋友都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再选择观影之前一定会在网上看看评分以及评论,然后才会选择买票,然而这几天,打分和影评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,先是人民日报发文点名批评了豆瓣和猫眼,因为他们对几部国产电影恶意差评,严重伤害到了电影产业,一石激起千层浪,网上也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,对此大家如何看待呢?

人民日报发文批豆瓣 电影局否认约谈猫眼豆瓣

人民日报客户端刊载题目名为《豆瓣、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恶评伤害电影产业》的文章,虽然只是改了标题的转载,但是一经发布就让整个电影圈为之沸腾,文中表示今年岁末贺岁档市场到来之后,豆瓣、猫眼对于3部主打档期新片《长城》、《摆渡人》以及《铁道飞虎》的评分令人大跌眼镜,虽然这些影片确实在艺术质量上尚存缺陷,但不可忽视的是个别大V公众号,为博眼球,圈粉丝,流量变现等目的,发布恶意的,不负责任的言论,严重破坏了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,在这些低评分的引导下,不少观众对贺岁档国产电影大失所望,甚至因此拒绝观看国产影片,同时文章还对豆瓣、猫眼的评分机制提出质疑,比如《摆渡人》在豆瓣上的评分,在一天之内变化幅度较大,而且零点场以后,集中放出了大量一星的豆瓣评分,疑似惨遭水军恶意攻击,猫眼平台虽然将评分主题分为观众和专业人士,但是作为观影趣味差距巨大的两个群体,人数极少的专业人士和人数众多的普通观众,在评分上却拥有同等的权重,也就是说猫眼专业影评人具有“一句顶一万句”的权限。

这下不仅豆瓣、猫眼平台的评分机制被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,而且不少影评人大V爷坐不住纷纷下场,事实上对于豆瓣网评分是如何得出的问题,豆瓣CEO阿北曾经在2015年12月18日,一篇名为《豆瓣电影评分八问》的文章中做出过解答,表示豆瓣没有专家评审,但又一个一亿多人的大众评审团,比方说一部电影有42万用户打分,我们的程序把这42万个一到五星换算成零到十分,加起来除以42万,由此得出豆瓣评分,这其中既没有审核爷不经过编辑之手,不过讲真毕竟是国内较有公信力的电影评分网站之一,豆瓣评分的高低确实会成为媒体或观众衡量电影好坏的参考之一,但要说能凭借一己之力改变票房,乃至影响到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,话说豆瓣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。

人民日报发文批豆瓣 电影局否认约谈猫眼豆瓣

同时对于人民日报集中质疑的猫眼专业影评人,具有“一句顶一万句”的权限,目前猫眼已经将专业评分部分下线,只留下了观众评分,《长城》力压8.2分的《金陵十三钗》和《红高粱》,8.0分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以及7.6分的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如果说评分过低影响电影生态,那么不知道评分过高会不会也影响生态呢?

这边豆瓣蹲完猫眼蹲,那边不少影评人和网友也展开热烈讨论,对于文中指出的有黑客干扰互联网正常秩序,豆瓣网审查不严,猫眼评分库专业评委数量过低代表性不够等问题表示赞同,但要说由于评分平台打分太低影响了中国电影生态环境,恐怕这锅太大不是平台和影评人不背,而是实在背不起,毕竟无论是豆瓣还是猫眼,大多来自广大网友的手动打分,既然是开放了评分自由,也就难免会在一群一本正经发表看法的观众中,混进来一些不理智的声音,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驴得水》等上映之后,票房强劲口碑较好的电影,难道不是因为品质优良带动风评票房才扶摇直上的吗?

人民日报发文批豆瓣 电影局否认约谈猫眼豆瓣

到底是先有烂片还是先有差评,就连鸡和蛋恐怕也很难回答,这边网友还在激烈讨论中,那边没有一点点防备,人民日报评论部发表文章,表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“一星”的肚量,一边表示在开放的舆论场中,对电影的评价确实有失序现象,这还需要合理引导和妥善解决,一边也指出电影作品真的会被“一星”毁掉吗,电影生态真会被“差评”影响吗,却也是未必。

从人民日报的评论当中能看出,既指出了行业问题,又肯定了倾听观众的声音,同时还明确电影口碑还需要高完成度的作品说话,同时针对“豆瓣、猫眼已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”的网传消息也被澄清,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在票圈明确回应,双方没有任何接触,电影进步更期待评价体系实事求是,而评价脱离事实,批评的作用则难以生效,听完人民日报评论部以及局长大大的表态和评论,果然大大起到了以正视听的作用,态度是已经端正了,但解决评分公正客观,提升国产电影品质还是任重道远,究竟是谁动了你的评分,发现这事情并不简单。


扩展阅读:

花木兰海报是陈漫拍的引起争议 花木兰真人版预告首发令人惊喜

网飞出品!首部真人版《高达》电影曝概念图